您的位置  文化资讯  历史

引战汇金的恒丰银行离涅槃重生还有多远?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10-08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来源:《金融理财》杂志

  原标题:光大模式VS锦州模式,引战汇金的恒丰银行离涅槃重生还有多远?

  作者:王金瑞

  对于重病缠身的恒丰银行而言,想要涅槃重生,道阻且长。

  继包商银行被接管、锦州银行重组之后,汇金公司入股恒丰银行的消息曝出之后,问题银行的处置问题再次引起金融圈的广泛关注。

  8月8日,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央汇金公司将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恒丰银行,恒丰银行方面表示,正在起草公告,即将发布详情。

  值得关注的是,汇金公司战略入股恒丰银行后,恒丰银行仍为山东省管理的金融机构,业务上接受央行、银保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指导。据业内人士分析,恒丰银行更多的是“光大模式”与“锦州模式”的综合,之后恒丰银行还会相继引入战略投资者,但不会像锦州银行那样高管遭遇大换血。

  尽管引入战略投资者确实有种雪中送炭的感觉,但是对于重病缠身的恒丰银行而言,想要涅槃重生,道阻且长。

  改革进展迎重大突破 汇金战略入股且投资者不止一家

  8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山东省政府正在牵头引进境内外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对恒丰银行注资,相关方案已获得相关部门同意,如果程序进行顺利,方案或将很快实施。而且,汇金公司将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恒丰银行。

  公开资料显示,汇金公司全称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部设在北京,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由国家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2003年12月成立。根据国务院授权,代表国家依法行使对国有商业银行等重点金融企业出资人的权利和义务。

  主要职能是对国有重点金融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以出资额为限代表国家依法对国有重点金融企业行使出资人权利和履行出资人义务,实现国有金融资产保值增值。汇金公司不开展其他任何商业性经营活动,不干预其控股的国有重点金融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2007年9月29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后,汇金变为后者的全资子公司。

  在入股恒丰银行之前,汇金公司直接控股参股17家金融机构。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光大银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人寿、建银投资、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申万宏源集团、中金公司、中信建投证券、建投中信资产管理公司、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据媒体报道,汇金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的进入,将大大提高恒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进一步完善恒丰银行公司治理机制,提升其实力以及经营能力。这次改革,央行、银保监会还将给予政策支持。

  事实上,早在2017年监管部门已经对恒丰银行勾勒出改革发展路线图。当年3月2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回应恒丰银行乱象的问题时表示,该行正在进行股份制改革,通过股改,理顺关系。在条件具备的时候推进资本市场公开上市。

  据业内人士分析,战略投资者可能不止汇金一家,不排除地方财政、地方大型企业以及外部投资者等入股恒丰银行的可能,其中地方财政注资金额或达到数百亿。

  另外,汇金公司等投资者注资恒丰银行的具体方式,是受让原有股份还是增资扩股,以及持股比例等还没有官方公布。

  “光大模式”+“锦州模式” 掌舵者陈颖组团向建行“取经”

  《金融理财》了解到,这并非汇金公司第一次入股的股份行,在此之前曾出现过“光大模式”。

  2004年1月,光大集团向国务院汇报,反映由于历史包袱沉重、债务缠身、案件不断,自身无法解决资不抵债以及光大银行资本充足率等问题。当时,光大已经濒临破产边缘,国务院要求人民银行牵头研究光大集团、光大银行改革事宜,光大集团及光大银行的改革就此开始。

  2007年8月,国家批准了持续四年的光大集团财务重组方案,并首先从光大银行注资开始。当年11月30日,汇金公司向光大银行注资200亿元人民币等值美元,核销该行的不良资产。2010年光大银行“闪电”上市,光大银行各项经营指标和盈利能力均取得了较大的的改善和提升。

  与“光大模式”单纯的注资相比,锦州银行重组之后,管理层却遭遇了大换血。7月28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及指导下,其已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工银投资”)、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达投资”)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

  8月2日,锦州银行公告关键岗位管理层人员变动信息:工行辽宁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郭文峰拟出任锦州银行行长。此外,还有工行辽宁沈阳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康军拟任锦州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辽宁分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杨卫华拟任锦州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工行安徽马鞍山分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余军则拟任锦州银行首席财务官、党委委员。

  据相关媒体报道,工行总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总经理魏学坤出任锦州银行党委书记;央行鞍山市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鞍山市中心支局局长张弢将出任锦州银行专职党委副书记。此次锦州银行人事变动,6名高管中有4位由工行派出。

  不难看出的是,“锦州模式”相当于把“权力”交了出去。据业内人士分析,恒丰银行更多的是“光大模式”与“锦州模式”的综合,之后还会继续引进战略投资者,但不会像锦州银行那样高管遭遇大换血。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包商银行此前被建行接管,锦州银行也迎来了工行这一大股东,连管理层也几乎换成了“工行系”,未来是否有国有大行入股恒丰银行,也颇受关注。

  近期,恒丰银行与建行来往似乎有点密切。前不久,建行武汉数据中心原主任徐彤出任恒丰银行首席运营官,恒丰银行掌舵者陈颖还曾组团拜访建行董事长田国立。

  7月8日,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陈颖带队赴北京,拜会建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与建行就多领域业务合作进行座谈交流。

  陈颖介绍了恒丰银行新一届党委班子成立以来的改革发展情况,以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在践行金融初心、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取得的工作进展,希望学习借鉴建设银行的先进经验,实现恒丰银行高质量发展。田国立表示,恒丰银行自2018年以来,改革方向明确、发展态势良好,不断展现出新面貌新气象,建设银行愿与恒丰银行不断加深合作,努力在更广领域实现互利共赢。双方就同业合作、金融科技、零售金融、人才培训等领域深入交流,并达成一系列合作共识。

  乱象丛生 恒丰银行涅槃重生道阻且长

  即使有汇金公司“雪中送碳”,重病缠身的恒丰银行想要涅槃重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金融理财》了解到,恒丰银行其前身为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在2003年经央行批准完成整体改制,并更名为恒丰银行之后。在长达10年的时间内,恒丰银行只有董事长,没有行长。直到2013年底,蔡国华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后,才聘请了栾永泰为行长。

  作为全国12家股份制银行之一,恒丰银行本应受银监会直接监管,却似乎长期处于一个监管的真空区,致使高管乱象频见报端。

  2017年11月28日,恒丰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在更早的2014年10月,已经退休的原恒丰银行董事长姜喜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月15日姜喜运被开除党籍;2018年7月,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薄一案,涉案金额7.5亿元。

  接连两位董事长落马,腐败案件频发也被视为恒丰银行近年来的陷入困境的根源。去年以来,恒丰银行领导层进行了大换血。

  2018年1月12日,恒丰银行正式发布公告称,在2018年第一次临时董事会上已正式聘任王锡峰先生为恒丰银行行长。不久之后,2018年4月27日,恒丰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该行2018年第四次临时董事会会议,选举陈颖为恒丰银行董事长。2018年8月,恒丰银行监事会会议选举张淑敏女士为恒丰银行监事会监事长。

  从公开资料来看,陈颖此前任山东银监局局长,王锡峰任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张淑敏为山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但是,从现实来看,新任领导班子并没有让这家长期动荡的银行出现大的转机。据了解,在陈颖上任的一年多时间里,恒丰银行已领多张罚单,结果依然差强人意。

  除此之外,自2017年11月底,恒丰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后,恒丰银行已连续两年未能披露年报。

  2017年4月原银监会公布的处罚信息显示,恒丰银行因“变更持有股份总额5%以上的股东未按规定报银监会审批”、“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年报信息”、“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更换行长信息”等18项原因被处以800万元罚款。

  截至目前,恒丰银行尚未披露2017、2018年报及2019年度一季报,理由为“年度审计工作尚未结束”。

  不过,2019年1月3日,恒丰银行发行同业存单计划时披露了2016年至2018年三季度的经营情况。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季度末总资产分别为1.2万亿元、1.33万亿元和1.05万亿元,总负债分别为1.14万亿元、1.26万亿元和973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8%、1.8%和2.98%,有逐渐上涨之势;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70.5%、241.6%和188.2%;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41%、12.28%和12.98%。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季度末,恒丰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314亿元、266亿元和13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2亿元、76亿元和26亿元,均是下滑趋势。

  在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陈颖表示,“近年来,我们接连发生了‘姜喜运案’、‘蔡国华案’,遭受过严重挫折,经历过严重危机。当前,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重大变革、重大机遇、重大挑战。在这个关键的历史节点,建设什么样的银行,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是摆在总行党委和全体恒丰人面前最重要的课题。”

  对于恒丰银行而言,想要走出当前的困境,必须经过“公司治理、风险管控、品牌重塑、战略重新定位”这四个关口。此外,恒丰银行的涅槃重生之路并非一日之功,需要各方的支持与努力。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